艺钵承传(一)‧锺正山:跟我者没出息‧孩子自创艺术路

#N生活化 作者: 访问:861

艺钵承传(一)‧锺正山:跟我者没出息‧孩子自创艺术路许多成功人士尤其白手兴家者,一般上都会希望自己的下一代能继承父业并将之发扬光大。然而,享誉国际的大马画家和艺术教育家锺正山,对这个观念却不表赞同,他不希望、也反对自己的孩子跟随他的脚步,他认为只有没出息的孩子才会跟着老爸走。锺正山希望孩子的前途及发展可以脱离父亲的影子,无论是对孩子还是对学生,他都警告说:“跟我者死。”非常庆幸的,锺正山的4个孩子锺瑜、锺泰元、锺琳和锺璟目前都各有专业,虽然他们闲余时都有从事与艺术相关的种种,但完全远离父亲的影子。孩子们有各自的天空,根本就不想父亲来参一脚,他们自豪地说,拥有像锺正山这样的父亲,是世上最幸福的人,但他们不想沾父亲的光,活在父亲的光环之下。锺家可说是艺术世家。据了解,锺正山的父母也是搞艺术创作之人,锺正山本身就更不用说了,至于他的4名孩子锺瑜、锺泰元、锺琳和锺璟,虽然所学习或从事的都不是“纯”艺术,却一样与艺术脱离不了关係。先说锺瑜,原本修读植物病理学的她,为了兴趣而半途出家,一飞就飞到北京专攻艺术研究,目前的强项是撰写东南亚文化艺术研究,她也特别锺情于板画。锺泰元虽然是一名工业设计专才,却也热爱油画和摄影;另一名同样从事工业设计的妹妹锺琳,雅兴一来就会一头栽入书法绘画,乐在其中。至于幼女锺璟是一名室内设计师,但也一样与艺术脱离不了关係,水墨画是她的得意之作,谈起艺术创作滔滔不绝。对了,锺正山的妻子原本也是艺术家。热爱创作绘画的她,嫁入锺家后相夫教子,继而告别艺术岁月,甘心当一位艺术家背后的女人。感染浓厚艺术气息记者前往锺正山倚山而建的住家兼工作室採访,甫踏入家门就感染到庭院中飘来的浓厚艺术气息。客厅左右两旁两幅巨作高挂墙上,梅与虎,相争亦相惜。把话题扯到“父亲的光环”时,锺瑜和锺璟两姐妹使劲摇头说:“我们才不靠父亲的光环来成名。”锺瑜的反应比较激烈,她坦言他们4兄弟姊妹的确都在从事与艺术有关的工作,但各有各专长,提起笔画只是第二专业及兴趣。“没错,父亲是给了我们极大的影响,但不至于大到盖过我们本身的专业。”锺正山给予孩子们的,就是营造了一个富有艺术气息的环境,让孩子从小就在一个充满艺术、创作和灵感的空间下长大。锺璟坦承,在这情况下,锺家孩子的艺术起步固然比别家的孩子还要快,且要扎实多了。而另一个锺正山赋予孩子们的,无非就是身体上的艺术遗传基因和血脉;先天造就了他们比他人更了解艺术,对艺术的捉摸也更易上手。“我们从小就是看着父亲画画长大的。”锺瑜和锺璟异口同声说。听到孩子一再强调自己不靠父亲的光环生活,锺正山笑得比任何人都开心。“我就是不希望孩子们跟我。艺术之路不好走,走过的人才知道箇中滋味。”孩子应有自己风格锺正山认为,孩子从事什幺行业都不重要,最重要是要有自己的风格。因此,他从来就不握着孩子的手来画画,要嘛,就父亲在一旁创作,孩子自行执笔涂鸦。“原因嘛......当然就是让孩子自由创作,不要一直跟着老爸。我经常对人说,跟我者没出息,没出息者才跟我。”“你听你听,父亲也这样说。”锺瑜和锺璟在一旁附和着。说罢,只见父亲和孩子眼神之间眨过一丝丝的无声交流,似乎都在称讚对方说得对极了。孩子没有跟随父亲的脚步,锺正山乐得很,“没跟从我的步伐,我高兴得不得了。作为一名艺术家或创作者,他们应该拥有本身的专长,并将自己的人生经历、生活体验、感情等因素融入创作之中。如果学我跟我,那作品又有什幺特色可言?”如果有人在他们父女面前称讚“妳的作品很像父亲”,相信不管是父亲锺正山还是女儿锺瑜和锺璟,都会伤心得不得了。锺正山强调:“孩子不听我的,我要谢谢他们。”孩子也强调:“要我跟随父亲的,门也没有。”说罢,父女们相视而笑......心有灵犀正是这样来的。从不抓着手教画画在锺瑜和锺璟的印象中,父亲锺正山在她们小的时候从未握着她们的小手在画纸上画画,甚至在她们稍长之后,父亲也没有所谓“正式”的教过她们绘画。要画?你得自己来,才能创作出自己的风格。在锺瑜和锺璟的童年画面上,出现的是父亲伟大的一双手在画纸前创作飞舞,而4个小朋友当时唯一“有贡献”的地方,就是为父亲磨墨。“父亲画的都是水墨画,一幅画的创作要用上好多好多墨汁。我们印象中最深刻的,就是4姐弟妹轮流给父亲磨墨。拿起墨条,在墨砚上拚命磨,每个人每次磨一个小时,墨汁磨出之后倒进罐子里,方便父亲创作时使用。父亲创作时,我们可能一天要轮流磨墨两次。”提到磨墨的印象,姊妹俩同声异口表示一点都不好玩,手酸死了。一罐罐的墨汁摆放着,父亲以笔蘸了墨,就在画纸上潇洒挥墨,4姐弟妹一天辛劳的心血在父亲一蘸一洒之间,瞬间就用完了。记者急着问:“那该怎幺办?”“又能怎样?再磨过啊。”锺瑜和锺璟笑着回答。祖孙三代离不开艺术说锺正山是艺术世家可一点也没错,原来除了锺瑜和弟妹们遗传了父亲的艺术家气质,画得一手好画外,现在连锺瑜和锺璟的孩子也一样热爱艺术。“我的孩子年纪比较大,中学生了。他们除了忙课业上的事,空闲时也爱画两手。”锺瑜告诉记者。“我的孩子就还小,但平时也爱拿起笔来涂鸦。我想,小朋友也想像他祖父或妈妈一样,当一名艺术创作者吧。”锺璟笑着说。非常可以明了的,锺家本身就扬溢着浓厚的艺术气息,无论是看到的,摸到的,嗅到的,甚至是家人的言谈举止之间,都流露出或淡或浓的艺术气息;在如此一个环境下成长的第三代,又岂能抽离艺术创作呢?”大家眼中的大家锺正山眼中的孩子:我很庆幸孩子们都没有跟随我的步伐,走我曾经走过的路。他们有各自的专业,而且发展得很好;都有自己喜爱的第二专业,也就是艺术创作。不管怎样,我最高兴的还是,他们的艺术创作都拥有自己的风格和特色,完全脱离我的影子。这4个孩子都没有违背我的教诲,都努力朝各自的专业去奋斗,让梦想实现。对做父亲的来说,这已是最大的安慰。孩子眼中的锺正山:大体上来说,父亲并不能称为“严父”,他和其他父亲一样,在向孩子表达爱与关怀时会比较含蓄。他是那幺疼在心里,却不会说出来或者表现在行动上的人。我们在创作时或创作之后,都会寻求父亲的指点,父亲偶尔会给我们提点两句,但这两句到底我们接受与否,还是得看我们的,父亲从来不会说我教你你就要跟。他们的解码:锺正山1935年出生于马六甲,祖籍广东梅县,享誉国际画家,美术教育家。从1967年起,先后在马中两国创立5所国际现代设计艺术学院,对两国的现代艺术教育有一定的影响与贡献,被学术界誉为“马来西亚现代艺术教育之父”。在艺术创作上,主张多元综合,以中西结合并融入东南亚多元民族文化特色,拓展了中国文人画的视野,为现代水墨画领航者,被评论界推誉为现代艺术巨人。锺瑜锺正山长女,先后考获国立台湾大学植物病理学理学士、病毒学理学硕士学位、中国中央美术学院美术史论系博士学位,曾进修英国伦敦大学法律系课程,获中国教育部全额奖学金到北京大学哲学系当研究学者,进修美学、也曾在北京大学艺术学院游学访问。在“南洋美术”研究领域成绩突出,长期从事东南亚文化艺术研究、撰写编者论文、专着丰富。锺璟毕业于马来西亚艺术学院室内设计系,先后获得美国三藩市艺术学院室内设计学士学位及英国林肯大学资讯管理硕士学位。曾任马来西亚国际现代设计艺术集团副教育总监及派驻内蒙古师範大学国际现代设计艺术学院副院长、云南大学国际现代设计艺术学院客座教授。艺术作品多次荣获国际设计比赛奖项及国际联展。/副刊‧报导:高宝丽‧2008.09.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