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钵承传(二)‧叶逢仪给叶健一自由空间‧父绘玫瑰女画猫

#A派生活 作者: 访问:980

艺钵承传(二)‧叶逢仪给叶健一自由空间‧父绘玫瑰女画猫叶逢仪和叶健一是本地少数的父女画家。叶逢仪画麻雀,叶健一则画猫,父女俩的感情因画画结得更亲密,就连个性也颇相似,都惯于察言观色,一问一答的交流中,是父女也是朋友的关係展露无遗。在一个明媚的早晨,来到了叶逢仪古意盎然的画廊,一路沿着楼梯爬,两旁都堆放了非常古味的摆设物品,无论是陈旧家具,还是古董风扇,抑或泛黄壁画,都在在突显这个主人家非常恋旧。迎面而来的主人家叶逢仪,年过花甲,但脸上有着温和的微笑,讲起话来也轻声细语的,他大部份时间都专注于绘画创作,题材除了为人熟知的麻雀,玫瑰也画得很传神。叶逢仪水墨画画得好,他的女儿叶健一画猫也画得很好,在以夫妻居多的绘画界,父女画家就成了一个噱头,也让很多人感到好奇,究竟甚幺原因让这对父女结伴踏上绘画这条路?对于叶健一“女承父业”,叶逢仪坦言没有刻意栽培女儿,反而让她自由去发展。“她从小就很有天份,甚幺都学,钢琴也学,舞蹈也学,我都儘量让她发挥,也许在耳濡目染下对画画产生兴趣,最后她决定学习画画。”“原本我打算送她到中国学习,但健一拒绝了,她觉得日本比较适合她,我也不勉强,最后决定权在她,作为父亲的我,只是从中给予指导和建议。”怕走不出父亲影子对于父亲的善解人意,叶健一心存感激,素净的脸绽放迷人的笑容。“我没有刻意地追寻,父亲也没有非要我学画画不可,那是因为在日本念大学时,在学习过程中发展出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起初,因为叶逢仪的名气,叶健一曾一度担心自己会走不出父亲的影子,后来才发现,能拥有一位父亲画家其实很幸福,加上能和父亲一起走上画画这条路,感觉更是舒心。“因为我选择的是一条孤独的路,知心的朋友很少,然而,父亲和我都有相同的生活空间,价值观也一样,也更了解我的想法,所以有一个画家父亲,反而觉得这条路走起来不再孤单了。”父女联办画展艺术风格不相同叶逢仪以画麻雀及玫瑰闻名画坛,麻雀一直是他生活小体悟的表述,玫瑰也画了十几年,越画越繁盛。而叶健一喜欢画猫,她的画构思奇特,独有自己的想法。虽然父女俩截然不同的艺术风格,却频频在大马、中国、日本、大溪地等地办过联展,不同风格的画作和谐地结合,使画展特别有看头。叶逢仪笑言,两个人一起开画展,感觉并不寂寞,加上他们画作迥然不同,自然也吸引不同阶级的人士,也因为相处时间多了,父女俩有更多机会交流,因为有共同的兴趣,看法也不谋而合。“刚出道时人脉关係并不广,所以父亲常给予我协助,而现在我们的关係则互相弥补,有时候我需要他,有时候他需要我。”叶健一如此补充说。纵横画坛半个世纪问叶逢仪父女学画多久了?叶逢仪说从他16岁开始就喜欢上画画,之后在美术中有所成绩,奠定了他在画坛的坚固基石,至今刚好有50年。“对于画画,我没有寄于很大的厚望,想画甚幺就画甚幺,不会过于勉强自己,给自己压力,自己画得开心就好。”叶健一则拥有11年的绘画经验,时间不算长,却令她获益良多。“现阶段的我正教导小朋友学习画画,今年尾更会与小朋友和家长到日本开办儿童画展。其实,我一直都期待有这样的亲子学术交流,让父母能参与孩子的学习内容,更拉近彼此情感关係。”三个不教育孩子叶逢仪对叶健一的家庭教育方式,是不施压、不比较、不勉强,让孩子自然发展,反而叶太太对女儿的教育比较严苛,所以叶健一自小就爱黏叶逢仪。只见叶逢仪宠爱看了女儿一眼接话道:“我对女儿的爱是自然的、无条件的。虽然也望子成龙、望女成凤,但不会刻意要求,总是让她顺着自己的心意去选择。”另一边厢的叶健一也掏出相机,偷偷拍下好几张父亲说话时的神情,感觉很是温馨。“对啊,爸爸从不主张拘束,凡事都会有商有量,一旦出现问题,我们都会坐下来谈,互相让步把问题解决,都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相处模式。”“我刚出道时曾经觉得绘画这条路很难走,不管做任何事,画甚幺题材的画,总被人说有父亲的影子,心情非常沮丧。现在回想起来也觉得当时的想法很愚昧,我根本不需要去超越父亲,毕竟父亲有父亲的优越,我有我的特点。”言下之意,叶逢仪很开明,叶健一也很受教,2人的关係似朋友多过父女。叶逢仪点了点头,似乎颇认同这样的说法。“我很珍惜对方的感情,同样地,女儿也很在乎我的感受,从工作、生活到家常闲话,我们无所不谈。”请叶逢仪谈谈对女儿的感觉。叶逢仪形容女儿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气质,也就是说,她很有大众缘,每个初次见到她的人,都会莫名地喜欢上她。“我身边的一些画家老朋友非常羡慕我,说我很有福气,有一个既可爱又轻易博取别人好感的招牌女儿。我也觉得她天生有一股说服别人的魅力。”那幺,叶健一眼中的父亲又是怎样的呢?叶健一坦言,父亲没甚幺脾气,是一个很亲切的长者,一个很好的避风港。“爸爸懂得察言观色,总能在言谈中知晓对方的心意,很容易与人相处。”生活不强求本性淡泊的叶逢仪对艺术之路的追求,都发自内心喜欢,他一直守着淡泊自足的本性,只知诚朴快乐的画下去,对生活的态度也是凡事不勉强自己,一切都随缘而过。曾几何时,叶逢仪看过一个日本电视节目,内容是描述一个工匠的奋斗故事,里头有一句非常具含意的话,深深烙印在他的脑海里,久久都挥之不去。“那名工匠被人称讚他非常认真工作,但他只谦虚回答:你不要赞美我,因为我只是一个将东西完成的工匠,你应该赞美那个负责栽种树木的人,因为他才是真正的有功劳者。”对叶逢仪来说,这也是画家一个很好的借镜。“作为一个有内涵的艺术家,不会因为画不出画,就归咎于没有灵感,这根本就是一个借口。”他尤其极不认同一些画家砸掉绘画工具。“乱砸东西是很没有修养的一件事,身为画家更不应该砸掉画具,画家应该尊重画纸,即使情绪低落也不应该把它撕破,这是作为一个有素养的画家最基本的条件。”在叶逢仪的画廊里,显眼地挂着一幅“旧恋新喜”的字画,代表着叶逢仪是个不计名利,不与人争的处世哲理。他喜欢新东西,同时也怀念旧事物。“新事物让我增广见闻,旧东西也让自己找到创作启发,东西不怕旧,只要懂得运用和思考。”所以,叶逢仪认为灵感随时随地都在身边出现,搞艺术创作的人是没有退休的一天,而他对目前的绘画生活除了欢喜,还有满足,也认同藉由艺术的薰染,使人生更臻至美好。/副刊‧报导:陈俐蓉‧2008.09.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