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长:非内安令替身‧绝不滥用防罪法令

#A派生活 作者: 访问:859

内长:非内安令替身‧绝不滥用防罪法令(吉隆坡20日讯)“绝对不会有任何方式能够滥用防範罪案法令。”内政部长拿督斯里阿末扎希信誓旦旦强调,防範罪案法令不是“内安法令的替身”,绝对不会有被错用或滥用的情况出现。他接受《星报》专访时指出,2013年防範罪案(修正与扩大法令範围)法令(PCA)不会步内安法令的后尘,因为这项法令只是“单纯”的用来对抗及扑灭罪案。针对内安法令于当年也是“单纯”的用于对付共产主义叛乱者,后来却滥用来对付政治人物,阿末扎希直言,在防範罪案法令下列明图表,即法令所针对的到底是甚幺罪案,包括非常清楚列出“罪案的形式”。清楚阐明对抗罪案“是很详细的列明,不像内安法令般的定义过于笼统及广泛,即在第73条文下只是设下3个受对付的组别,包括经济或政治破坏者,就这样而已。”相反的,阿末扎希说,防範罪案法令绝对不会“行差踏错”,除非政治人物涉及地下组织或犯罪活动,否则这项法令根本不能对付任何一名政治人物,抑或随便以威胁公共安全为由扣押任何人。“当人们说这是内安法令的替身,我所能说的是:不是……真的不是,因为内安法令不是针对罪案。”他说,防範罪案法令也阐明,强制撰写年度报告并提呈给国会下议院。因此,他认为,如此专注及详细列明对付罪案而已的防範罪案法令,绝对不会有任何方式被滥用。不是未审先扣允上庭挑战在2013年防範罪案(修正与扩大法令範围)法令下,嫌犯可以被扣留两年,继在未经法庭审讯下再扣押两年,因此备受外界争议及反对,认为这不过是另一变相“复活”内安法令和紧急法令的伎俩,犹如凸显当初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废除内安法令、紧急法令及限制居留法令的决定是做错了。对此,阿末扎希迅速作出否认,并表明首相仍坚决指示不可设下未审先扣条文,总检察署也给予这方面的劝告。“加上国阵后座议员俱乐部的建议,防範罪案法令在辩论期间已作出修改,从3人防範罪案委员会增加至5人,而扣留嫌犯的决定也被允许带到高庭进行司法检讨,换言之,这不是未审先扣法令。”询及为何未事先谘询律师公会和其他非政府组织时,阿末扎希认为,打击罪案不能只顾及司法及人权,毕竟只要嫌犯有权有势就可聘请最好的律师。还可以修改“在这情况下,警方又能获得甚幺权力?完全没有!没有证人愿意出庭供证,警察没办法出示有力证据(在法庭),那就是没有任何方法把罪犯送进监牢。你明白吗?”他透露,其实法案还未提呈国会议下议院前,总检察署在草拟法案时曾接触律师公会、人权促进协会(Proham)及其他非政府组织,甚至还举行了两项相关论坛。“一个是由马来西亚防範罪案基金会举行,当时律师公会也有派人出席,但我发现,他们后来并没有把这当作是正式的汇报会,他们只是给一些意见而已。”不过,阿末扎希说,10月16日召开的内阁会议中,首相已给予指示,务必接触律师公会和其他非政府组织,再次讲解与交流,随后若有任何有益的意见,政府会作出修改。“它(防範罪案法令)不是已雕刻在石头上,它还可以被修改。据我所知,首相是一个很好的聆听者,若律师公会或非政府组织对这项法令感到不高兴,我们还是有讨论及修改的余地。”单靠警察法令权力不足对2013年防範罪案(修正与扩大法令範围)法案仓促提呈国会及寻求通过,阿末扎希说,这是因为紧急法令及限制居留法令已不存在,单靠警察法令难以让警方有足够的权力採取行动。若警方能够再提昇能力,成功鉴定及侦破罪案,不就能把嫌犯带上法庭接受制裁吗?针对这个问题,他反驳说,现实中,警方根本没有这种所谓法庭所需的证据,也就需要未审先扣的法律。他举例说,若有人遭到戴上全罩式头盔杀手谋杀,虽然过程被闭路电视全程摄录,但若没有人见到杀手的真面目,要如何带上法庭检控?证人又如何供证?“就只有那个被杀死的人,如何当证人。我们知道谁干的(鎗杀案),但是怎样把他们带上法庭?警方有自己的情报及资讯,但是,你要怎样在庭上证明这些都是他们干的?”否认允罪案发生逼政府就範2013年防範罪案(修正与扩大法令範围)法令被视为警方继续“走捷径”或“偷工减料”办公的藉口,阿末扎希强烈否认这种说法,认为这只是一般人的看法。“我的责任是要剔除这种负面看法,不只是我要解释,高级警官都必须积极地解释,否则这样的观念只会持续不变。”承认警官需再训练他承认,警官仍需接受更进一步的专业调查训练,不只是在国内训练,甚至必须远赴国外接受其他有用的训练。警方和地方政府也必须广泛地安装高清闭路电视。“我曾就这些事和林冠英(槟城州首长)讨论,即使(民联掌管的)雪兰莪及吉兰丹州政府也一样,基本上他们都和我们国阵中央政府站在同一阵线,在打击罪案方面,我们是获得他们空前热烈的支持。”可是,阿末扎希强烈否认,警方因不满首相废除内安法令及紧急法令而蓄意允许罪案一再发生,强逼政府就範,以重新拟定恶法(draconianacts)。他强调,他曾就此和前内政部长拿督斯里希山慕丁、前全国总警长丹斯里依斯迈,以及现任全国总警长丹斯里卡立了解,不曾发生强逼政府就範的事,只因没有法律能把这些罪犯绳之以法,所以才重新激活防範罪案法令。“1959年防範罪案法令只适用于当时的年代,距离现在已50多年,所以一些法律条文已不适用,我们必须修订法案,赋予警方完善地採取行动的权力。”‧2013.10.20